笔趣阁 > 武侠 > 问月江湖 > 三百八十六章——谢长陵

三百八十六章——谢长陵

“想什么呢,还不是怕你这色胚子惹出什么祸来。”合欢说完拿起筷子,开始继续想用美餐。

杨渺对刚刚那段旋律倒是有一点好奇,他问道:“怎么样,白夜姑娘,问出那曲子的名字了吗?”

“问出来了,这首曲子叫劝酒歌,是那位帅哥乐师自己谱写的。”莉莉安回答道。

“什么?这样一首悦耳动听的曲调,怎么会起这么土的名字?”杨渺听后也很意外。

莉莉安无奈地摊了摊手说:“妾身也想不明白,那位帅哥乐师说他并没有给这首曲子起名,劝酒歌是这里酒客们的叫法。后来这个叫法被广泛流传开,久而久之,他也就默认了”

合欢一边用餐,一边还不忘白了她一眼,“被你看见的男人,哪个不是帅哥。”

莉莉安媚笑着说:“嘻嘻,这次不一样哦,那位琴师先生是真的很俊俏,反正比在座的各位要帅多了。只可惜他眼盲,是个瞎子,要不然一定在妾身的狩猎名单中。”

这时齐不周打断道:“扯淡,我虽然不懂音律,但是听这琴声也能听得出,这必然是大师级演奏,瞎子还能弹琴?”

“闭嘴吃你的,怎么哪里都有你?”合欢打起筷子便朝着齐不周的手背打去。

齐不周捂着手背,疼到整张脸都发生扭曲,“哎哟,疼疼疼疼,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有趣,可真是有趣,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厉害的盲眼乐师!”弈星辰幸灾乐祸道,“可惜师哥没有跟来,怕是见不到这种世间奇人了。”

涂山玉璧婉言道:“玉璧倒是就认为,就算主人见到了那位盲人乐师,恐怕也不会产生兴趣。”

合欢赞同说:“我也这么想,那家伙一向清心寡欲的,而且也不喜欢凑这种热闹。”

“真不知道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做什么,说起来这一趟曹大小姐没有跟来,这两人可真奇怪。”杨渺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问题还不简单吗。师哥还有很多事要想要做,不屑得出来陪着我们浪费时间。而那个曹大小姐吧,往简单的说就是,她融不进我们的圈子,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一向没心没肺的弈星辰道出了实情。

“说起来还不是我们的长公主殿下,非要刻意的去排挤人家。”杨渺替曹颖抱怨道。

这一次合欢居然出了奇的没有生气,她放下筷子,淡然说道:“我排起她怎么了,还不是为了大家好。”

齐不周小声嘀咕道:“怎么就为了大家好了?那么漂亮的姑娘家,你却还想着孤立人家...”

合欢瞪了一眼这个白痴,她说:“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是白痴呀?那曹颖是莲城曹氏的大小姐,和她亲近除了危险之外什么都没有。还有,她对我们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用处,唯一的作用就是当个花瓶养养眼。这种人今天还是伙伴,但也许明日就有可能被放弃掉,有什么好深交的?”

“这样是不是太绝情了点?”这一次就连涂山玉璧也不禁同情起了曹颖。

“哈,这就绝情了?若是以我的时候,根本不会任由她留下来了,主要是被莲城曹氏发现了我们窝藏他们的大小姐,我们辛苦建立的墨轩宗可就要付之一炬了。”

这时弈星辰端起饭碗,默默说道:“算了算了,大家快点吃饭,吃完了还有其它项目呢。”

夜晚

众人聚在一起,谈论着洛阳城的风情地貌。

“洛阳城可真是个好地方,虽然我们南国天城也不错,不过若是与这大昭东都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合欢感慨道。

“那是当然,毕竟自昭帝国建立以来,洛阳就是重点发展城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经营,肯定是利国境内数一数二的繁华大城。”杨渺解释道。

合欢幻想道:“就是不知道大昭帝国的帝都,长安城如何。如果有机会,真想去见识见识中原帝国的皇城。”

这时齐不周回忆道:“长安城啊,没什么好玩的。那里是昭帝国的都城,治安倒是没得说,但若是比起繁华程度,那肯定是远远不及洛阳。”

“玉璧想也是,毕竟洛阳城被誉为朝帝国境内最繁华的城市。看不出,齐公子还去过长安城。”一屋子人,只有涂山玉璧信了齐不周的话。

合欢笑笑,“你还真相信他说的话呀?这家伙满嘴跑火车,说不定是那胡编乱造的。”

“这回是真的,以前我流浪江湖的时候,不知怎的,走着走着就来到了长安城。本想着进城去讨一壶酒喝,没想到酒还没偷来,就被店家发现了,结果酒没喝到,还被拉着做了半天苦力。”齐不周讲述着自己的糗事。

周文轩捧起书本,这是他进洛阳之后买来的,他不喜欢与众人聊一些无聊的话题。

弈星辰嘴巴里叼着一根牙签,他很不屑地说道:“你那些糗事丑闻,讲上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比起这个,我倒更想听听今天在酒馆里,那个盲眼乐师的故事。白夜姑娘再与我讲讲如何?”

莉莉安媚笑一声,她说:“看来道长不是喜欢那个盲眼乐师的故事,而是喜欢妾身讲的故事。”

弈星辰的后背一身冷汗,“哎哎哎,可别乱说啊。贫道虽然平日喜欢喝酒吃肉,但是对于色戒的遵守可是相当严格。”

这时周文轩突然放下书本,他呢喃道:“盲人乐师?”

合欢简单解释道:“对的,今天我们在酒馆里吃饭,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曲子,于是色猫便去询问曲子的名字。不见不知道,那名弹琴的乐师居然是一个盲人,很厉害不是吗?”

角落中最没有存在感的曹颖突然开口,她小声喃喃道:“眼盲琴师,你们说的该不会是...”

“谢长陵。”周文轩平淡说道。

“什么,他居然是曹谢长陵!”杨渺惊叹一声。

合欢有些不解,她问道:“曹长陵是谁,很有名吗?”

“曾经的大昭帝国第一琴师,被誉为百年之内第一人,靠着残卷拟出了失传已久的十大古曲之一,平沙落雁。”周文轩将目光移向曹颖,似乎在等待她补充什么。

“......”

合欢疑问道:“你看她做什么,莫非她还能知道些什么不成?”

曹颖露出一副忧郁的表情,她说:“长陵哥哥是我们莲城人,父亲颇为赏识长陵哥哥,于是便将他举荐给了皇帝陛下。可是后来我听说长陵哥哥惹到了大人物,害的他双眼失明,父亲怕被牵连到,拒绝为长陵哥哥提供帮助。到后来我再也没有了长陵哥哥的消息。”

杨渺逗弄着身旁的胡萝卜,他悠哉悠哉道:“我说后来怎么就再也没有了这位天才琴师的消息,原来是流落江湖,成了一个卖艺人。真是想不明白,他可是大昭皇帝眼前的红人,究竟是什么人敢对他下手?”

“因为了惹到了当朝皇帝的妹妹,山阳公主,所以被弄瞎了双眼,此后便没了消息。”周文轩说道。

“山阳公主?”曹颖有些难以置信,“我见过山阳公主殿下,听父亲说,她是脾气很好的一个人,几乎从来不会发火,更别提弄瞎长陵哥哥的眼睛。”

“若是十几年前,倒的确是如此,不过现在可就难说了。”杨渺露出一脸神秘的表情。

合欢忍不住率先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快点说,别卖关子。”

只见杨渺嘴角微微勾起,他说道:“难道你们没听说过当年的女驸马事件吗?”

“女驸马事件,难道你说的是木子青前辈女扮男装,迷倒山阳公主的传说?”齐不周突然来了兴致。

“什么传说,那是真事!”杨渺强调了一遍,随后他骄傲说道,“当年的白衣刺客可谓是风流潇洒,就连帝国公主都为其倾心,皇帝陛下更是昭告天下,要招木子青前辈为驸马。可是后来木子青却当众暴露了自己是女儿身,还风风光光的嫁到了极北龙岗,这让山阳公主颜面扫地,导致后来山阳公主因爱生恨,只要有人提及木子青,就会大怒。”

曹颖这才明白过来,她喃喃道:“长陵哥哥平生最佩服的人便是白衣刺客木子青,那岂不是...”

“据说她还是芳华榜的榜首,力压一代红颜的绝世美人,真想穿越回二十年前,一睹美人尊容。”齐不周幻想道。

合欢瞪了他一眼说:“疯了吧你,你口中的第一美人,可是文轩的娘亲。”

新书推荐: 王者时刻 卡塞尔的小怪兽 某科学的海贼 我是灵馆馆长 我开了一家万能杂货铺 狩猎好莱坞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我的精灵来自符文之地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仙道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