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 > 艾达edda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初见凌越城

第三百六十八章 初见凌越城

“这个人靠得住么?”行在通向凌越城北边城门的大道之上,秦胜虽然表现出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的姿态,但是看到杜歆这般积极地想要到城市之中去,他便也是跟在这个少女的身后,跟随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一同前往凌越城。

北边牧场到凌越城最近的城门也要有半天的路程,跨过数个丘陵的阻隔,这个陌生的男人带着一行几十人的难民前往凌越城最近的城门,虽然他满嘴说的都是为所有雨城而来的难民提供能够维持温饱的工作,但是秦胜还是有些不信任他,仅仅是凭着自己的直觉便是感觉他没有多少好心,这样一个打扮看上去像是富贵人家的男人怎会管他们这些无家可归流落至此的难民。

“不清楚,跟着去看看再说吧。”杜歆走在前面小声的说着,这个脏兮兮的女孩看上去像是一个月没有清洗过一般,浑身上下都是凝固的泥泞污渍,枯黄色的长发窝成一团结成块散落在身后,看上去就像是个小乞丐一样让人不想接近;杜歆撇过脑袋小声地对秦胜嘀咕着,“记住这家伙的名字,如果他真没有安好心的话,或许还能找到他,杨斯理,就是这个名字。”

秦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哼了一声,这个残疾的少年也是勉强被这个叫杨斯理的男人接受,看上去没有劳动能力但是杨斯理还是把他也带上了,不知道是出于好心,还是出于某种不良心思。

而高大的凌越城城墙已是近在眼前,如此高大厚实的城墙秦胜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独特的城墙建筑也是边境城池特有的风格,而凌越城更是尤为甚之,在与霍国接壤的边境地域,经常染及战火的地方建立的城市都会有着这般气势宏伟的建筑,在城墙之外便是宽厚的护城河,城墙越是高大厚实,护城河便是愈发的深和宽阔。

在和平的年代以及处在最安全地域的凌越城,这些高大宏伟的城墙看上去并不能发挥出其真正的作用,巨大的城门往来的人群川流不息,马车商队络绎不绝地进进出出,赶着羊群牛群进入凌越城之中亦是丝毫不拥挤,宽阔的护城河也是成为了平民百姓生活起居的场所,宰杀牲畜洗衣洗菜的人都利用着这条四通八达的护城河,就连凌越城官家千百年来都逐渐默许了平民百姓的这种做法。

而这样宏伟的防御工事在凌越城可不止是外围这一圈城墙与护城河而已,一共五层的城区从外向内每一层都是修建着高大的城墙与宽厚的护城河,每层之前的护城河都以地下河道相连接,最后汇总于大河之中,所以无论经过多少年,这护城河的水都是清澈得足以支撑所有人的生活。

初次来到凌越城的秦胜只感觉这座巨大的城市比他所见过的伊国其他城市都要宏伟,无论是天府之城独特的浮空岛景观,还是明湖城那建设在湖中心的庞大城市,抑或是伊国曾经的首都,都比不上这最朴实无华的凌越城来得雄伟,这乍看上去并不出彩的凌越城,从外面看却是能够带来足够的震撼感,堪称伊国最牢不可破的城池。

混在来往商队的人流之中,没人注意到他们这些从外界流落至此的难民,这些衣衫褴褛形容憔悴的难民就像是乞丐般被领着往凌越城之中而去,杨斯理在简单地与城门的卫兵交流过后便是顺利地让卫兵将这些难民放入凌越城之中。

秦胜有些紧张地提防着周围路过的所有人,生怕有人会认出他来一样,又或是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想要抓住他,遇见秦舞娘之后他大致对现在的处境有了些许的认知,她虽然没说过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为何大陆上所有人都想抓住她,或是说都想直接杀了秦舞娘,但是却让秦胜明白了他的身份是特殊的,就跟秦舞娘一样,若是被认出来定是会受到灭顶之灾。

而杜歆这个小女孩却是对秦胜这个少年的身世不敢兴趣,也不想去过多了解这个家伙究竟有多少秘密,虽然在那场灾难之中这个少年有着起死回生的恐怖力量,而且他还直接承认过是他引发了那场灾难,但是杜歆却是丝毫没有怪罪或是疏远这个少年的想法,哪怕是亲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杀,受到让她失禁的惊吓,也没有改变这个女孩的心智,她想要的仅仅是能够活下去而已。

进入凌越城第一道城墙之后的城市之中,映入二人眼帘的不是华丽的城市建筑景观,或者是高耸林立整齐划一的城市建筑规划,而是些参差不齐随意散落的普通平民建筑,破旧的或是崭新修建的建筑拥挤在一起,形成凌乱的建筑群,各式各样的人群在其中流动着,各种吆喝叫卖的声音不绝于耳,这里整体看起来就是个没有任何规划且杂乱无章的集市,主要经营的项目满眼望去也大都是些牲口畜类生意,还有些便是山间打猎而来或是收集得到的产物。

扑面而来腥臭的气息是屠宰牛羊牲口等与粪便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这种血腥的气息不让秦胜浑身发颤,让他想起那个可怕的家伙,顿时间便是感觉莫名想要呕吐的不适感觉;而杜歆这个女孩却是对这里的环境没有丝毫的不适,看上去她的适应能力倒是极强,这个脏兮兮的女孩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着审视着周围的环境,通透澄澈的右眼中瞳孔不住地打转,似乎在不停地思考着什么。

秦胜则是望着远处城市之后高大的城墙出神,那是凌越城第二道城墙,站在第一道城墙之后便是能够看见那道更加高大厚实的城墙,比凌越城最外边的城墙还要宏伟,修建的也是更加精致,城墙每隔一段距离便是有着岗亭,看上去应该是有着灵能者专门守着,防范着可能出现的威胁。

“嘿!”杜歆不知不觉中悄悄地凑近到秦胜的身边,瘦小的身躯紧贴着他的身体,用她那脏兮兮结着泥块的手肘轻轻捅了捅秦胜那半边完好身躯的腰肢,便是轻声地用只有他们二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这家伙不对劲,好像是要把我们卖给那些家伙当苦力。”

秦胜听见她的声音,便是望向杨斯理,这个男人正在和几个健壮的男人交谈着,看他们身上的着装就像是刚屠宰完的屠夫般,身上还残留着动物内脏的脏污,“那又怎样,本来就是找个能糊口的活而已,何必计较这么多。”

“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杜歆没好气地说着,这个残疾的少年就像是对所有事情失去兴趣般,无论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其他人可能听不见,可我是能够清楚地听见他们的谈话。”

毕竟作为再弱小的灵能者,杜歆仍旧是比普通人的感官要好上许多,周围环境的流动之间,杜歆便是能够依稀听见他们的谈话,“伊国人可没那么好心,这什么凌越城的官家说是收留这些难民,可是收留了过后就像是垃圾一样丢在别处等死而已,更别说凌越城这些普通人了,根本就是想把难民当作奴隶使而已,本来就没国籍无家可归的人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知道。”

秦胜只是听着杜歆小声嘀咕,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脏兮兮的小女孩倒是对现在的处境有着独特的理解,这让秦胜对她一瞬间有些刮目相看。

“那个叫杨斯理的家伙,就是从官家那里接手的,要把我们卖给这些人,就像是作为商品一样卖出去。”杜歆说着便是有些气愤,瞪大着眼睛仔细地听着他们在继续交谈着,便是继续说道,“这个年代还有奴隶一样的买卖,根本就没把我们当作人看,我们赶紧走吧。”

“真的么?”秦胜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却又对杜歆的话有些将信将疑,“应该不至于吧,哪怕是再苦累的活,暂时能够活下来也还算是不错了。”

“哼!”杜歆用胳膊肘又轻轻捅了一下秦胜的腰肢,小声地说道,“我们从北边逃难到凌越城,还有许多人从各个方向逃至这个城市,这个叫杨斯理的家伙都说了,与其让我们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难民死在外边,不如当作牛马来使用,也算是物尽其用,而且每个人头也都只值一点点钱而已,这些钱可都是进他腰包,跟我们没毫厘的关系。”

秦胜对杜歆的话语不可置否,而在最前边的人已经开始在杨斯理的指引之下签字画押,与这些看上去是屠户的家伙签上类似卖身契之类的东西。

“伊国人哪有那么好心,他们造出来的孽,肯定是巴不得我们这些幸存的人死!”杜歆这个小小的女孩倒是对处境分析的透彻,“我反正先逃了,你要是不想死就跟我一起来,不然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说着杜歆便是四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来往的人群依旧是对他们没有多少的注意,完全不在乎这群从外面来的家伙,而她也是转过来说道,“当然,你好像不会死,你也可以留在这里。”

说罢,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孩便是一溜烟迅速地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群乞丐般模样的人群之中少了一个人,而秦胜虽然不想多动弹,但是心中对这个小女孩有些放心不下,随即便是撑着一瘸一拐的身躯跟着杜歆的方向而去。

正在与那些屠户做交易的杨斯理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看向人群之中正在一步一步缓慢离开的秦胜,这个身躯残疾动弹都有些吃力的少年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毕竟在这样几十个正常人之中,这个家伙不仅是身躯残疾,而且长相还因为被烧焦的半边身躯而显得格外丑陋,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这样的家伙就算是离开了也会死在这座城市不知名的某个角落。

短暂的思考之后,杨斯理也是并没有阻止秦胜的离开,便是继续着手头上的活,任由这个无用的年轻人离开,而没有丝毫想要拦阻的意思。

新书推荐: 王者时刻 卡塞尔的小怪兽 某科学的海贼 我是灵馆馆长 我开了一家万能杂货铺 狩猎好莱坞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我的精灵来自符文之地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仙道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