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言 > 农家靓女:拐个王爷来种田 > 第581章 我似乎忘记什么了

第581章 我似乎忘记什么了

这天,赵富贵和青月欢喜而来,菜篮里还带着喜糖喜饼。

“王妃,多谢你帮助了我们,我们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只做了一些落扇村的特产,还望你不要嫌弃才好。”

赵富贵将篮子递交给小满子,满脸红光有着说不出的高兴。

这段日子以来,青月总算是怀孕了,如今喜得麟儿,一出月子夫妻俩就赶紧来告诉赵福媃了。

赵福媃同样是高兴,拿出准备好的红包和长生锁,道:“来来来,这是给你们儿子的红包和礼物,富贵啊,当爹了更要稳重一些。”

赵富贵心里一阵感动,眼眶一热,赶紧点头道:“我知道,我会的。”

他接过礼物放进怀中,心里难免有些感慨,还好老天待自己不薄,给了他们这样的生活。

赵福媃又拿出一份契约,道:“青月,这是给你的,恭喜你自由了。”

青月打开一看,竟是自己的卖身契,惊讶道:“当王妃的奴才我很荣幸,能嫁给富贵已是天大的好事,我怎能接受你的卖身契呢?”

赵福媃道:“反正你已嫁给富贵了,以后也不会有机会服侍我,要这份契约也无用,拿去吧。”

青月这才不想着塞回去,心里却暗自发誓一定要永远忠诚于她,绝不会背叛她。

赵福媃又道:“你们快些回去吧,只怕孩子离了娘会哭闹。”

赵富贵想了一下,只好起身告辞:“也是,我娘年事已高,恐怕带不好孩子,那我们便先回去了。”

赵福媃点了点头,他们刚走一会儿,甜甜急匆匆而回。

“甜甜,你怎么回来了?”

“娘,我都这么大了,你能不能别叫我做甜甜了,我叫尚修祎!尚修祎啊!”甜甜如今长大了,每次被小伙伴喊小名的时候,总觉得他们在嘲笑自己。

“好好好,修祎啊,你回来做什么?”赵福媃只好顺着他的话答应。

甜甜这才满意,将背上的包袱放下,喝了两杯茶,才道:“回来看看你和爹,再看看干娘。”

说着,他从袖下拿出一封信:“这是姐姐让我带给你的,她好像是离家出走了,不过你放心,师公已经去追了。”

赵福媃拆开信来看,只见信中写着:爹娘,对不起,即日起我就要闯荡江湖去了,有缘自会相见。

“胡闹!”赵福媃气得拍了一下桌子,不过既然竹沥去追了,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甜甜道:“姐姐向来爱胡闹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任由她去罢,总有一天要哭着回来。”

赵福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了,快去看一下你奶奶和娄夫人。”

说罢,她便起身去找尚徽介了。

尚徽介正在书房看着什么,眉心皱作一团,似乎在为什么事伤神。

“阿介,你怎么了?”赵福媃见他这副模样,也不由得凝重起来。

“没、没事。”尚徽介赶紧将信揉成一团,故作轻松问道,“怎么来了?”

赵福媃道:“香香这家伙离家出走了,真是一点想一出是一出,反正也快满十八了,还不如让她和竹沥快点成婚算了。”

尚徽介莫名心虚:“我也是这样想的,呵呵……”他转念一想,笑道:“等她一回来,便商议婚事吧。”

赵福媃道:“我开玩笑的,香香才多大啊,还是别那么着急,虽说别的姑娘像她这般大的都成婚生子了。”

尚徽介安慰了她一番,便赶紧将她打发走了,而又摊开信来看,信上竹沥所说:是时候一命抵一命了。

他知道说的是赵施姬为香香付出性命一事准备到了。

想不到五年会来得这么快……

另一边的竹沥早已追上香香,一把将她拦住:“香香,你明知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又何必呢?”

香香挣扎不开束缚,哭了起来:“逃不出也要试一试,难不成要我看着我姨娘为我而死吗?”

竹沥一叹:“你姨娘是我的徒弟,我同样不想她死,可是……”

“你就是自私!”香香恨恨地看着他,“必要时,我宁愿自刎,也绝不会让姨娘为我牺牲。”

竹沥无奈道:“即便她不为你死,她同样也活不长的,都已经注定了。”

他渐渐靠近她,第一次将她拥在怀中,温柔地安慰着她,“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

香香不知怎么的一阵头晕,便不知人事了,再醒来已经在琼城。

“姨娘,姨丈?”她茫然地看着陌生的环境。

赵施姬总算是放下心来:“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吃饭?”

香香道:“师公呢?”

赵施姬道:“他说改日再来看你。”

香香此时才发现她旁边有个小男孩,约莫四岁了,遂问道:“他是?”

赵施姬笑道:“他是英媛和长风的孩子,孩子他娘最近身体不舒服,我帮着带着。”

英媛亦是感激她成全她和韦长风,所以孩子一出生就交给赵施姬来养了。

“原来如此……”香香苦笑一下,摸了摸孩子的头,又看向韦长风,不知怎么的,他的头发又全白了,看来过得不尽人意。

也是,被自家妻子如此背叛,他大概是心死了。

香香心里更加的难过,认为是自己导致了他们的悲剧。

赵施姬明白她心中所想,宽慰道:“香香,只要你好好的,便一切都会好。”

香香不答,只是一叹。

夜里,她独自一人出现在琼城的江边,没有多加考虑便终身一跃。

醒来时,却还是在韦长风家里。

竹沥笑道:“你醒啦?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去吧。”

香香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急道:“姨娘呢?”见他不答,随即抓住韦长风问道:“我姨娘呢?”

韦长风一头雾水:“什么姨娘?郡主你到底怎么了?”

香香懵了,突然想到是怎么一回事,哭道:“竹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以为抹去他们的记忆就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吗?”

竹沥喉咙艰涩,只得一把扛起她:“我们只是来琼城旅游的,恰巧碰到你娘的旧时好友,所以在韦府暂住了几天,没想到你却撞伤了头,记忆出现了混乱……”

说罢,他对韦长风道:“韦大人,我怕郡主落下病根,还是送她回京治疗为好。”

韦长风也不好挽留,拱手道:“也好,夫子一路平安啊。”

“会的,会的。”竹沥不敢再耽搁,赶紧离开了。

韦长风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一摸竟是眼泪,嘀咕道:“我这是怎么了?”

这时,英媛也跟着儿子来了,见他似乎陷在悲伤之中,急问:“长风,你怎么了?”

韦长风捂住剧痛的心口,大声喘息道:“我不知道,我似乎忘掉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到底是什么呢……”

“长风,别吓我啊。”英媛也慌了,紧紧挽住他的手臂,“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让大夫来瞧瞧。”

韦长风反感她的触碰,烦躁的一把甩开她,甩开后又懵了,因为在记忆中她是他的妻子,他们有着绝美的回忆,怎能对她感到厌恶呢?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

“没、没关系。”英媛虽委屈,却也理解他的,“那我去叫大夫。”

“等等!不必了。”韦长风已经恢复如常,随即只是小心翼翼地问,“我的身边有几个女人?”

这话让英媛也懵了,她顿时委屈起来:“只有我一个女人,如果你想纳妾,我替你张罗。”

韦长风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没什么了,下去吧,我要处理公务了。”

英媛叹息,只得退下了。

竹沥让所有人都忘记了赵施姬的存在,这是她最后的心愿,他不得不从。

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竹沥和香香能记得她存在过了。

广平王府里,香香不断地捶着竹沥,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又偏偏让我记得一切?”

竹沥任由她发泄,道:“因为她是为你牺牲掉的人,你我皆不能选择忘记,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你忘掉一切。”

赵福媃和尚徽介来时见到这一幕,赵福媃无语道:“香香,不许这样撒泼!”

香香泪眼朦胧地看着她,问道:“难道娘亲也忘记她了吗?”

“忘记谁了?”

“……果然。”香香别过头去,“没什么,忘记比记得好。”

赵福媃只当她的公主病又犯了,便不再理会她了,随即对竹沥道:“女婿啊,我最近心里总是怪怪的,似乎是忘记什么了,你能帮我查查吗?”

虽然她问过楚添跋了,但他也查不出什么原因来。

竹沥心虚道:“岳母大人多虑了。”

“是这样吗?我总觉得失去了什么一样,怪失落的……”

“娘子,我陪你去看大夫。”尚徽介牵起她往外走。

香香再次暴起,打翻了桌上的喜饼和桂圆莲子,骂道:“这是什么鬼东西,看着就让人生厌!”

竹沥叹气道:“我们已经订婚了,三个月后成婚。”

香香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懵了懵:“谁要嫁给你?杀死我姨娘的凶手,你想也别想!”

“尚香香!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竹沥气得咬了一下她的唇。

新书推荐: 王者时刻 卡塞尔的小怪兽 某科学的海贼 我是灵馆馆长 我开了一家万能杂货铺 狩猎好莱坞 这个明星有些咸鱼 我的精灵来自符文之地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仙道空间